子溪

我爱朱一龙!
生面冲鸭!

【生面】七夕快乐

     天暗下来,空中飘起雨,人们抱怨了几声,猫儿躲到了屋檐下,继续打着盹,做着未完的美梦。这一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沈夜独自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雨淅淅沥沥地下,沈夜收起了伞,银白色的长发被晚风吹起,长袍淋了雨黏在身上,显得主人无比的纤瘦。
    今天他又看到了罗浮生,在阳光下那么耀眼,一步步走进他的心中。沈夜这段时间以来不断与罗浮生擦肩而过,仿佛那就是对他思念与不成熟的喜欢的救赎。倏忽间他仿佛明白了沈巍的“值得”。沈夜笑了笑,抬手顺了顺凌乱的发丝,开头看着混沌的天空,雨滴入他的眼睛,有些疼。他想起自己与罗浮生的第一次相遇。
    那一年七夕,特调处一群没正形的在他们不好好工作只会花式秀恩爱的领导的组织下去游玩,感谢处里的各位为人民的安全做出了极大的贡献……其实就是想让别人看他和沈大教授秀恩爱而已。特调处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亚兽族大族长评价:“妈的死给。”
    沈夜跟着他们走了一半就随便找个理由离开了,反正他能量消散,搞不出什么大动静,沈巍也就随他去了。沈夜走到了城郊的一个小山崖那,那里有一片桃林,春天的时候大地采几分妩媚分与桃夭,风景如可画。站在崖上,这个龙城尽收眼底。沈夜很喜欢那里,这让他有一种君临天下的优越感。身后传来脚步声,很轻,但沈夜仍旧听的一清二楚。他低呵一声:“谁?”霎那间,鬼王生而伴随的压迫感和着清冽的月光而来。来人一愣,继而漫不经心地说:“你又是谁?怎么找到这里的?”沈夜看了他一眼:“龙城就这么大,找个地还不好找不成?”对方看向沈夜,弯眉笑了笑:“也对。在下罗浮生,不知阁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罗浮生听后微微皱了皱眉,走向前去,站到了沈夜身旁,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阁下觉得现在这世道如何?”沈夜不明白这个没缘由的问题罗浮生是怎么想出来的,他忽略了前不久特调处才解决的一宗大案件,胡乱说了一句:“山河依旧,四海清平?”罗浮生看了看他,如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月光落进罗浮生的眼中,仿若繁星映入大海,拨人心弦。“那个……”沈夜犹豫地开口。“怎么?”“没什么,就是……我叫沈夜。”罗浮生轻笑一声:“沈夜?好的,我知道了。”“你好像很喜欢笑?”“有吗?没有吧?”沈夜别过脸,觉得这人跟赵云澜一样没个正形。“对了,明年这个时候我带你来这看灯。”罗浮生忽然开口。“开什么玩笑,这里哪有灯。”“那……春天来看桃花好了。”“啧,好吧。”岁月静好,醉与谁游。
    然后春天,沈夜没有等到罗浮生,而是等到了一句“抱歉”。
    想着想着,沈夜忍不住红了眼眶。这时,一辆摩托车停在沈夜身旁,来人连忙将毛巾附在沈夜头上,无奈又心疼:“下雨天怎么不打伞?”那是朝思暮想的声音。沈夜闻声抬起头,看向那个他放在心尖上的月光,他的救赎。他断断续续的说:“罗浮生……春天……你、你没来。”“抱歉,我当时……”“今年七夕,你要带我看灯,这是你说的。”
    罗浮生一边为沈夜擦着头,一边说:“好。不过那样有失风度。作为补偿,我娶你好不好?”
    沈夜愣了愣,之后抱住了罗浮生,有些别扭,也有些委屈,瓮声瓮气的回答:“好。”
    远处城郊有灯火辉煌,映着真正的山河依旧,四海清平。
    刹那间,相思携灯火撞入胸口,看河山更添一份锦绣。雨停了。
    “亲爱的,七夕快乐。”

*七夕贺文 感谢观看 渣渣文笔 请您谅解
*祝各位七夕快乐

【生面】是联文x
第一篇指路→ @Renaissance

·柯思泯 第二篇指路→ @芸川川

⚠be
⚠比较清水

渣渣文笔,感谢您的观看

wodma他俩真好!顺着表白太太!

罗勒勒Basill:

“有蝎子和蜘蛛从你的心上爬过去,你的心缩紧着,跳得很快很痛,好像是害怕,但是又觉得很开心。”
“有万蝶于心飞舞,蝶翼扑动扰人心乱。”